無解

这里無解。悠闲娱乐为主的老人家。喜欢玩游戏。肥肥玩家

随笔

把钳子伸入伤口中,轻轻地搅动,试探着子弹在哪个位置。血因为因为伤口被再次撕裂而涌出来,顺着钳子,留到手上渗透了掌间的纹路,滑落到手腕处里低落,在地上留下深红的点。紧皱的眉头仿佛在祈祷能早一点碰到那颗该死的子弹——哪怕只是一秒。

庆幸的是,钳子很快就有了和柔软的肌肉组织不一样的触感。控制着让手不要因为疼痛而剧烈抖动,慢慢地,夹住,抽出。

把弹壳和钳子一块放到桌面的铁盘里。

手指熟练地用药水擦好伤口,把绷带一圈一圈地绕在受伤的手臂上。

像这样在战场上受伤但只能一个人自己把子弹拔出来再自己包扎是习以为常的事情。而且在战场上,作为战地医生,我的工作是去帮助别人,治疗伤员,不能在自己受伤的时候成为别人的累赘。

曾经一个在我身边做副手的护士问我,我不觉得痛吗?

从生理角度来讲的话,答案是绝对的,痛,很痛。有时候甚至是钻心的痛。

但讲心的话,这点痛又算不上什么。

我想念以前在我的家乡——苏黎世呼吸的感觉,那时候空气中还没有难闻的硝烟或者血腥味。在我十四岁的时候,我失去了我最仰慕的人——我的双亲,为了祖国而在战争中献出了他们的生命。

那时候的我,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眼泪就先流了下来。到现在我也无法用语言简单的把那种感受描述出来。总之,代替我父母陪伴我的,是孤独和痛苦。但即使这样我仍只能继续完成我的学业。

虽然我所变现出来的样子并没有什么明显的依恋父母的表现,但我的确一直追随着我父母的脚步。战争带走了他们所有,这是我纪念他们的唯一方式。我并不会因为我的父母是医生然后他们为此牺牲了,我就远离这份职业——这是懦夫才会做的。相反,我和他们一样投身于医学业,研究纳米生物技术,到后来我参加了维和组织——守望先锋。我本想借此机会,结束掉战争。

但是智械危机结束了,就连更后来守望先锋在舆论的压力下也解散了。战争依旧放肆。这个杀死我父母的元凶依旧肆虐在世界各地。痛苦和孤独也并没有因为我在纳米科技方面获得的成功而离开我。而我也只有在给别人治疗的时候,才有片刻的解脱。

看着铁盘中自己扭曲的倒影,二十多年过去了心中的痛没有减少半分,我也依旧活跃在前线帮助所有在战争中的无辜者。

真是悲哀。

很久没有上过来了。不过也没什么人看💦

萬聖節#
雙飛#

法芮爾起床的時候看了看日歷發現今天是萬聖節,雖然對這種沒有意義的節日無感但安吉好像很喜歡的樣子,還弄來了一套女巫的衣服。
那套衣服比女武神適合她多了。法芮爾紅著臉這麽想到。反應過來馬上用手拍拍臉,讓自己好冷靜一點。
基地裏的人也熱熱鬧鬧的慶祝著,只有年紀稍大一點的几位與後輩說笑幾句又投入到工作裏面。就在法芮爾熱身的時候一雙手捂住了她的眼睛。還帶著淡淡的香味,獨屬於她的香味。
“年輕的人啊,你現在已經被女巫選中無路可逃了——你是否願意從此跟隨她,亦或者在這樣的日子讓你的生命消逝?”充滿誘惑和淡淡威脅意味的聲音在耳邊想起,對方的臉貼近得能感受到呼吸帶來的熱量。
“和死去比起來,跟隨一位美麗的女巫真是再好不過了。”法芮爾笑著撫了一下身邊人的臉。安吉拉知道被人猜出來在裝下去也無趣,便從法芮爾身邊跳開到她的面前。“即使是今天你也要去練習不和我們一起嗎?”“啊是啊,這不是博士你給我要求的嗎要求我明天必須練習,噢現在時間快過了我要趕快去到那裏才……”剛準備走就被安吉拉拉住了手臂,轉過頭是略失望的臉但她卻低著頭一言不發。法芮爾當然知道她在想什麼,走過去輕輕抱住了她用手拍拍她的背“我怎麽可能不陪你呢。等我把今天的量完成好就過來陪你好嗎。開心點。”說著在對方的額頭上留下了一個吻。
說實話法芮爾緊張得要爆炸了——這麽主動可一點都不像她。低頭看著對方好像沒有什麼反應,法芮爾的手抖得就像堡壘攻擊的時候那樣。
“博——士——!!您快來啊就差您啦——!”哈娜的聲音從遠方傳過來。懷裏的人聽到聲音才抬起頭來看著自己“法老之鷹可不會說謊吧——”安吉拉說著彷彿回禮似的在法芮爾臉上也留下一個唇印“晚上在舞池等你——”夜空一樣的眼睛盯著自己,充滿了信任與期待。在給了自己一個笑容之後安吉拉像個小孩子一樣跑過去那邊和她們玩去了。只留下在原地不斷發紅發熱的法芮爾在原地摸自己剛剛被親過的臉頰————

安吉拉在舞池邊急切地尋找這法芮爾,明明早上才說好一定會來的但現在卻不見人影。

又是這樣。

即將離去的時候,熱鬧的氣氛卻被人笨拙地打破了——穿著整齊西服的法芮爾在舞池重要著急地扭著頭在找她,卻被跳舞的人裝來撞去。安娜有點惱怒地把法芮爾揪著耳朵從舞池那裏拖到邊上訓斥。
真是個笨蛋。心里雖然這麽說著但臉上卻抑制不住嘴角的上揚。提著裙子走過去拍了拍安娜指著舞池另一邊的萊耶斯和莫里森告訴她他們兩個在找她。安娜沒有多想畢竟那兩個傻瓜總是在犯傻,多說法芮爾兩句就走開了。
“喔…博士真是謝謝您,有時候不得不說我母親她的確,呃,挺煩的……”還沒說完的話被安吉拉用手指輕輕摁在法芮爾的唇上堵住。

"今天是萬聖節——Trick or treat?"

"Neither,a kiss."

李四这个笑容。有我来守护…!!!
一个硬汉配这个笑容真是…可爱飞了

#隨便#OOC有

法芮爾,每次與你一同上戰場我就有著無法壓抑的興奮。我期待著每一場有你,與我一起的戰鬥。

期待你和我的默契令對手聞風喪膽。

你說希望我相信你絕對會好好地擋在我身前,不讓敵人靠近我分毫。

但是,我厭倦了每次戰鬥都躲在你後面,生怕拖累你卻不能為你真正做到些除了治療以外的事情。這真是太差勁了……

該死……敵人還留了一手。他們打算在這次戰鬥中把她幹掉。這種傷害以我的能力無法擋住,更無法治癒……

…………………………

大炮穿透過自己身體並爆炸的那一刻,我想的居然是希望你不要回頭看到自己這副愚蠢的樣子,不然會分散精力的…………

萊耶斯和我說過很多他與死神擦肩而過的經歷,當時我並沒有完全理解。

但,我現在懂了。

再見了,法芮爾…………

太遺憾那句話我沒能親口告訴你……

我愛你

#隨筆#OOC有

安吉拉,天空可是我的主戰場。我絕不會讓他們的子彈傷到你的一分一毫的。相信我——

oh,敵人真是太難纏了……安吉拉……?不能聽到我嗎?安吉拉——?!

……願塞爾柯特女神及阿努比斯神保佑你,安吉拉。我永遠不會忘記你為我,為守望先鋒,為這個世界作出的所有貢獻……

這個感覺,就是你在靈魂消逝以前所感受到的感覺嗎——不得不說這可真疼啊。

我還有好多話還沒和你說,為什麼就這麽快離開了我呢。是因為我太過固執嗎?


我愛你……安吉拉